骑着拖把在天上飞的巫女

新年就应该吃糖

巨型ooc
双叶年上











叶秋做了一个梦。
梦里叶修在和他交欢,修长白皙的手指细细描摹着他的嘴唇,平日里带着几分戏谑的眼中饱含深情,薄唇贴在他的耳边,压抑着情欲说出他期待的话:
“秋,我爱……”
啪嗒,
梦碎了。
梦里叶修的“你”字,终究没有让他听到。
看,连梦都知道这是奢望。


他苦笑,看着空荡的房间,房间中充斥着淡淡的酒味。
酒是个好东西,他想。
如果他的酒量再好一点,喝的再多一点,是不是就会睡得再沉一点,然后,就能把剩下的梦做完了?
至少他可以迟一点面对他挺立着的欲望,对亲哥哥怀揣着不堪的想法。


还有那张心理评估报告。
抑郁症。



“我见过很多比您严重的病人,放宽心,我建议您出去走走,好好考虑我说的话,回来之后再告诉我是否决定向我说出您的秘密。”这是心理医生说的话。
他知道有些抑郁症患者受不了了会自杀。
他还是很怕死的。
可为什么他连把自己本来就没有意义的爱意都说不出口呢?



“叶秋,我想你应该和他好好谈谈。”他的假女友说这话时很认真的看着他。
她是个好女孩。
叶秋也曾试着去爱她。
结果令人失望。
好好谈谈,那就试试吧。


老板娘是个很好的人。

叶修一点也没变。
脸上依然挂着嘲讽的笑,嘴上也没闲着,说出欠揍的话,从厕所里拍着裤线就出来了。
唔,拉链也没拉好。
就是这样一个人,凭什么让他烦恼?
可他确实是栽在了叶修手里。
一见到叶修,他就被打回原形,跟一个幼稚的小鬼一样。
他猜在叶修眼里他也是这副模样。





所以叶修自始至终都没有察觉出他对兄长不堪的心思。
于是叶秋可以装醉,可以在深夜的时候偷吻叶修。
他终究放弃了要和叶修谈谈的心思,只要他不说,他还可以站在离叶修足够近的距离。





很快他便没有了这想法。
在他看见苏沐橙的时候。




苏沐橙和叶修,看上去莫名的登对。
两人之间的默契让叶秋不得不明白,他已经不再了解叶修了。
就跟叶修已经不再了解他一样,叶修昨天买来的不再合他口味的饭菜做着见证。




“我走了,混账哥哥。”叶秋突然不想再待下去了。
叶修压根没搭理他,转头看向电脑:“活动几点开始来着?”
叶修的眼里有光。




叶秋踏出网吧,又回头看了一眼。
可这光他是抓不住的。
他想。

end.

赶在回校之前浪一波,文笔还是如此差,默默的表示求轻喷╯ω╰

ooc,血猎修×吸血鬼秋
标题与正文并没有什么关系,新手上路,求轻喷,小学生文笔,外加没有逻辑,以下正文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
身份变(2)
君莫笑……叶秋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怎么会在这里?这年头,吸血鬼已经宽容到血猎都能随随便便进来了吗?还是说,这个君莫笑本来就是派去血猎联盟的内鬼?可不管哪一种都不像啊。
叶秋清楚自己初来乍到不该轻举妄动,但君莫笑这家伙多少是有点邪门的,就自己现在处于吸血鬼的立场来说,君莫笑是个麻烦的对手,就算是为了保命,也得知道他要做什么。更何况…他身上似乎有种很熟悉的气息。
君莫笑看上去很着急,叶秋跟着他到了一个房间,他在门口站定,压下情绪,敲了敲门。
枭羽的房间,什么情况?
门很快打开,枭羽笑嘻嘻地拍着君莫笑的肩膀说了一句什么,然后两人一起进了房间。
该死,距离太远,没听到啊!君莫笑怎么会和枭羽一块?难道说枭羽是血猎派来的内奸?可枭羽的确是吸血鬼啊,还是说他们达成了什么约定?
“那边的,干什么呢?”一个女声响起。
完了,被发现了。叶秋条件反射地去摸腰间,那里曾别着一把银匕首,叶秋的手顿了顿,想起身份上的转变,松了口气。
“干什么呢?”声音的主人已走到他面前。
玥?又是老熟人,虽然是互相不太友好的老熟人,但既然现在立场变了,也没必要针锋相对,更何况,对方并没有认出自己:“我是新来的,初来乍到不懂规矩,望大人海涵。”
“哦…”玥扶着下巴,“原来你就是枭羽手下说的醒来的美女啊…”
美女……神经病啊!我不要面子的啊!叶秋很憋屈,刚要解释,玥又说:“刚才没仔细看,现在看清楚了,确实是个美女。”
呵呵呵,我谢谢你的夸奖啊,虽然我知道我长得好看,但也不是被用来这么夸的。叶秋默默在心里给玥扎小人,但解释还是要的:“大人…”刚开口就被玥捂住了嘴:“别说话。”
别说话难道吻你吗?我知道我长得好看,但也不会这样出卖我的色相的。虽说吐槽是这么吐槽,叶秋还是顺着玥的视线望去,恰好看见君莫笑的背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所以我大概是放飞自我了o_O


ooc,血猎修×吸血鬼秋
新手上路,求轻喷,小学生文笔,外加没有逻辑,以下正文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身份变(1)
你到底在哪里?叶秋进入这栋商务大厦已经两天失去联系了,平时被派去执行任务从来没有这种情况发生。如果不是父亲的信,他居然还一点都不知道,普天之下也只有他做哥哥这么失败了,叶修自责地想,却也只能带着人继续搜寻。
大厦中一件不起眼的办公室里,一只刚刚完成初拥的吸血鬼醒了过来,他身后传来低笑:“我真没想到,叶家最有希望的继承人居然变成了吸血鬼……”
叶秋顺了顺变长的头发,看着眼前幸灾乐祸的那人道:“还不是你干的好事。”
对方无辜地瞪大了眼睛:“你也太冤枉人了吧?要不是你突然发病快要死啦,我会帮你变成吸血鬼?按照这种情况,你还要叫我一声爸爸呢。”
“枭羽你别闹。”叶秋仔细回忆起任务的细节,叹了口气,叶家那么多人想拉他下马,这次是他大意了。
“唉,”枭羽故作忧愁,“真倒霉啊…貌似你现在只能跟我回去了。”虽然早些年血猎和吸血鬼签订了协议,只要吸血鬼不伤害人类,血猎不参与干涉任何事,但双方明里和睦暗里打压,叶家更不允许有一个吸血鬼继承人的存在。叶秋耸肩,在心里宽慰了一下自己,再说其实真没有什么,跟枭羽回去总好过留在叶家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,至于那家伙……
“走啦,有人来了。”枭羽拉着叶秋消失在夜幕中。
算了,都好几十年没见过那家伙了,指不定在哪活的好好的,既然之前不打扰,以后依然不必打扰。
当叶修找到叶秋之前所处的办公室时,只看到几具横七竖八的尸体,便再无其他。
“你的房间。”枭羽打开长廊尽头的房间。叶秋猛然间想起一个了问题:“见过我的吸血鬼不少,你不怕我被认出来吗?”“现在问是不是迟了,”枭羽暧昧的笑,很绅士的帮叶秋打开门,“晚安。”叶秋抿了抿唇:“晚安。”
房间有一面等身镜子,叶秋在镜子前站定,看着镜子里连自己都认不出来的自己:乌黑的头发变成银白色,一直垂到腰间,黑眸也变成碧蓝色,曾经长期病魔缠身也使他变得苍白瘦弱,又衬得他五官愈发精致,他抚上自己的脸,恐怕真的没人能认出自己了。
似乎是一种感应,他猛然回头,视线落在窗户外戴面具的人身上,男人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,抬头望向叶秋这边的窗户,仿佛迎上男人的一双眼,如墨惊澜,似是而非。

↑↑↑↑我其实是分割线↑↑↑↑

私设超多,原创人物很多,请多多见谅^_^